引语

Rewrite

radio_board本周课设,是久违了的焊电路。距离上一次焊电路已经有一年多了吧,毕竟手法不好,焊接10个点保守估计要用吸取器补7回锅。这个已经是dip直插的情况了,更别说贴片了。

在信工,流传着偏硬偏软的说法,当然,每个信工程序员光彩的背后,都是做得一塌糊涂的电路,抑或是说,是硬件上的非洲人。

注意,本文Rewrite并不在介绍HTTP服务器的重写功能。


嗯,故事开始了。

你家程序员可能只会做点基础的数字逻辑活。
没错,硬件上的非洲人。

自小,因为家里人做电子,自己对电脑和电路类的产生了很浓厚的兴趣。以前,小伙伴用着蜡烛点灯笼的时候,我就自己做了小灯泡灯笼。四年级中秋节那天,我又突发奇想去做那个灯笼,于是就七手八脚翻出了烙铁,结果一个不留神,手臂碰了上去,就成就我手臂上的疤痕了。

(老天肯定故意的呀hiahiahia~)
(于是到了大学,我到了一个人手一根电烙铁的学院,拉闸!)

自此,每次在微信上说,我要焊电路了,对面的无论是谁,即使都不知道我以前的这个故事,都会说上一句:

你小心点。

咋看之下,挺暖心,不过这对话感觉挺糟糕的。

上了大学,以前的小伙伴各奔东西,在华南我工,只能自己秉承着自力更生的精神,努力地混出天地来。就像那年掉到普通班的时候,不懂英语问不来人,化学搞错问不来人,因为自己在那里,操作起来水平远比别人强。

一开始,大主管乐乐在面试上问我,看我怎么看待“能者多劳”。我当时的回答,大概就是,能力与责任是正相关的,但是有这个能力,我可以带领更多人组成一个更好的团队。但事到如今,我觉得我的答案还不完整,最主要的一条是:强大往往是孤独的

就好比在这个班里面,编码水平可能我已经数一数二了,当我遇到问题的时候,不会有人来和自己讨论,不会有人做出来给我看,更不会有人给我点明、理清方向。自己要做的,就是打开百度谷歌在茫茫资料中寻找出解决方案。这两个都不灵的时候,可能360搜索也是很听话的。

果不其然,一开头就已经看到了我在硬件上非洲人的一面了:波形有着奇怪的无用信号,但却很难找到原因。辛辛苦苦把IC上的焊锡整理了一遍,结果还是无功。最后也只有老师的提示,才找到了问题所在——焊错了贴片电容。

radio-in-receive

毕竟实验还是我自己做得比较多,所以遇到这种问题还是只能自己心累地摸索。大概就是毛君在签名中说的:

除了自渡,他人爱莫能助。

还好,后来自己的运气没有太差,凭借着日常在实验积累的经验,还是很顺利地吧波段调好了。听着那些奇怪的“老中医”和“保健品”广告,自己莫名地笑了起来。

“啊!我可是广东人啊!我是听得懂小广告的哈哈哈哈!”

moment-about-radio-ads

 

才发现,自己还是在自己的地方,熟悉的人都触手可及,感觉这样子,自己说什么会有人听,长得再丑也有人拍照,说话声音再不堪也有人鼓掌吧。毕竟,自己一直就是那个搞事情的自己,眼直口快,非常地亚撒西,非常地思那哦,以至于普普通通的老一代电台也能让我活生生地笑得不成样子了。

我们听过无数的道理,却仍旧过不好这一生。

–《后会无期》,韩寒

大概,自己就因为喜欢着什么,守护着什么,
因而再一次,再一次地跑起来了吧。

秋天的萧瑟,春天的感觉。
大概就是一个随时随地要跑起来的人儿吧。

alphaxz@SCUT

One thought on “Rewrit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