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常小情绪

flow without a pause

​この世界には 沢山の思いが輝いている
在这个世界里 有无数的想念在闪闪发光

  1. 到广州的第一个冬天,也就是2016年初,我在大学城里度过。那时候住着C7的四楼,身为一个本地人,面对起回南天,感觉自己却不怎么淡定,于是一言不合就买了一堆吸湿剂。没多久,回南天如期而至,楼下的空气可以随随便便拧出水来,我们宿舍却一阵干爽。其实我深知,如果没有吸湿剂,关好了门我们一样可以那么干爽洁净。
  2. 在仅有的C++上机课时,被研究生助教搭上话了。后来,因为她应该是住在C9的,所以在去第二饭堂的时候还是偶尔会碰到。
    有一次检查程序的时候,她问,那次见到在你旁边那女生是谁?是票吗?
    我:“…excuse me?”(那时候的我一向独来独往)
  3. 线代空了20+分的题目,自己略为郁闷,因为大家都写完了。
    (刚进门)我:“挂一科杀一个舍友啊!你们谁要被杀啊?”
    舍友W和舍友S(指着T):“先杀他”
    (与此同时)舍友T:“别杀我”
    “……哈哈哈”
  4. 很早之前,很多人都说广东是不会下雪的。于是,我们这群南方的孩子就敲希望见到雪。好啦,那些说广东下雪就去表白的孩子都别怂哈~
    guangdong-with-snow
  5. “阿狗,生日快乐w~”
    “嗯。”阿狗拿着一份蛋糕。“我想给你妈吃这个蛋糕(。”
    “哦,好,我叫她出来。”
  6. 阿狗又捧着一份蛋糕出来,貌似很心满意足。
    “啊啊~你妈要了我的蛋糕啦。”
    “嗯?”我问。
    “你吃吗?对哦…没盘子了,这样吧,你先吃。”
    “啊?我不是很饿诶。”
    “怎么可以?总要意思意思下~”
    “……”
  7. 你不在的话,我真的很沮丧呢。
    如果说出寂寞的话,你一定会笑我吧。
  8. 马大哈舍友T没带钥匙,回来想进门。不过我们为了玩耍,特地关了灯锁了门,静悄悄地在里面躲着。
    舍友T在QQ上问:“你们回宿舍了吗?”
    我们回复:“我们三只都在呢,没听到你敲门诶,开了门也没有人。”
    “你是不是走错楼层了去了三楼??”
    “你是不是去了第二个平行世界去了????”
  9. “儿砸~你吃蛋糕吗?”
    “啊?阿狗的?”
    “嗯。嘘,别告诉他。”
    “……”
  10. 回迁之后,舍友T又双叒叕没有带钥匙,在QQ问:
    “你们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    我:“我回去4xx(以前的宿舍号)了。”
    舍友W:“麦大神说的是真话。”
    舍友S:“我回来。”
    舍友T宛如见到了一个救星。
    舍友S:“我回家,打错了一个字。”
    舍友T:“^%$#(^$#&$_+&%^”
  11. 嗯,在大广东,最深刻的不是温度高,其实是好好的一天就不起风,满满一种跑不起来的感觉。
    我永远忘不了自己第一次骑上自行车开始装飞时的情形。自行车走起来了,比想象中稳,像想象中那样有飞扬的感觉。夕阳很温和,那片地方很新很陌生,但却异常熟悉。
  12. “给我点能量吧?”
    “好啊!重力势能!电场能!磁场能!内能!”
    “这这这……”
    “还有吉布斯自由能!biubiubiu!动感光波!”
  13. “心意什么的我懂得
    “但我只是希望不仅如此而已…”

Time goes round and round.
2016默默地过去了。
记忆中有我爱着的和爱着我的人。

2017的故事还待我们续写。

别轻易放弃 明天要许更多愿望

alphaxz@SCU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